钢叉和猹的故事

感谢大家.

【清流组】第一百零一天 三

猹:耶~莫姐姐生日快乐!莫姐姐永远十八(撒花
说好要加快进度其实写起来并没加快多少⊂((・⊥・))⊃啊总之谦辛苦哒然后感谢大家的阅读咯🤗

谦:啊,莫司机生日快乐,这个请务必折算成礼物的一部分(……)加快推剧情了窝点朋友们,我,我不会写约会,可能比较适合写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这一类的东西(……)







































大狗听见这么句话,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KRR听见这句话,当然也没有反应过来。三个人正面面相觑,不知道打哪儿窜出来个学生,活像见着松果的松鼠,小步跑过来言谦面前。大家可能不知道,言谦这个人拿不修边幅来说她都有抬举的意味。出门随便抓件衣服能穿就走,头发基本不打理——虽然这取决于她有悖常理的头发长度。大狗每次都这么说:“仗着颜值任性嘛,没有太多的办法。”当然言谦坚决不承认就是了。
于是这个学生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几眼言谦,然后激动的抱了KRR一下,大喊“老师我爱你!你是我的幸运女神哇啊啊啊!”
老师?从来都放错重点的言谦倒是不甚在意蹦蹦跳跳的粉丝学生,反而在意着面前这个人的身份。呃……老师的话,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像现役JK啊……这可真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少女啊。自己赞叹了一番自己的品味与目力,然后才看向眼睛闪着光的学生。
嗯?你问言谦脸是什么?不知道啊那种东西早就丢了嘛,占地方。
四周是欢呼声此起彼伏的篮球场,这样喧闹的环境下,这里的气氛显得尤为尴尬。言谦把纸接过来正儿八经的开始签名,一边有意无意的和兴奋激动的学生瞎唠嗑。她拿眼瞧了瞧旁边,大狗正替她道歉呢。这家伙是有这么个毛病,对美少女好像有沟通障碍似的,说话都差点结巴,丢人,太丢人了。
言谦抬了抬眉,拉过那个学生,“这是你们老师?”
“对、对,是的。”学生还是有些激动,“教我们生物,可好的老师。说起来老师意外的也喜欢看某个作家的书……”
“回旋处?”言谦停顿了一下,斟酌着要怎么写那个谦字,虽然不大熟练但终于还是把最后一捺潇洒的撇了出去,然后合上笔盖。
“好像是……”学生鞠了一躬,把纸当宝贝一样揣着,末了还揉了揉眼睛来确定不是幻觉。
“我随便说的,我也喜欢看这个书。”言谦笑,“你很可爱,好好学习,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边结束了,那边绝对还有好一会儿,就以大狗那个跟挤快没掉的牙膏似的语速……言谦无奈的把球捡起来,扔回给了刚才借她球的人。大狗正带着一些谜之手势试图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尴尬,不过事情的结果是越来越糟糕了,至少表面上KRR根本不出声了。倒不是她还没反应过来,要是反射弧这么长那还要不要上课了。只是她心里就算再怎么欢欣鼓舞欣喜若狂表面上仍要装出一副我一点都不激动的样子,嗯,一点都不,我可高冷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作为顶着全校最优秀的生物三三这个称号的KRR,一定要时刻注意为人师表,不然可没办法在学校里生存下去了。想象一下平时正经的老师,每天捧着自己喜欢的作家的书……呃,不敢想下去了。
多次尝试无果的大狗选择把锅干脆利落的甩给言谦,啊,自信心受挫。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作家,作家啊,怎么语言这么不动听……她靠在旁边的树上,看看言谦跟那个不知名的……嗯,老师交谈……或者用致歉是不是更合适一些。思绪走的乱七八糟,又闲得无聊,然后开始打量着那个老师。反正言谦怎么都要撩一撩妹的,随她去吧,反正离flag的签售会结束还有好一会儿,也不急,希望不要打扰到那个老师上课就好。刚才扑球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只是得到了一句笼统的美少女的评价,现在借着比言谦矮两厘米的身高倒是能看得比较清楚,还不被发现。这一看,当真是觉得惊为天人。当即就没有把眼睛移开了,只怪自己刚才为什么都在看地板和鞋尖。
“……刚才真的是很抱歉,没有耽误到你上课吧?”
“没事的……刚才那个人也给我道过歉了。”KRR继续把脸板着,其实她内心已经乐开了花。赞美造物主!我今天居然近距离对着大狗那么久!那么久!大狗给我道的歉!大狗帮我救的球!爆炸吧亲爱的我自己!
言谦扶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这里有个赔礼,我猜你会喜欢的。”言谦从后面的包里摸出一本书给KRR,KRR全程装作高冷的样子面部肌肉都快承受不住了,这个时候终于笑了出来,虽然没有笑出声。言谦倒好像是看见了不甚奇怪的事一样,看了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以后,再次道了歉叫上了大狗。只有大狗在后面怎么踮脚看都只知道言谦给了个什么东西给这个美少女老师,老师笑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服气,这个世界是不是只看脸啊,怎么言谦就成功了……?耿耿于怀的大狗在跨上摩托的后车座之前问了句:“你给了她什么东西啊,好像有奇效。”
“我给她的是你的东西。”言谦瞥了眼大狗惊愕的表情,把头盔戴脑袋上,拉下了护目镜。
“我的??的啥??家庭住址?”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狗?”引擎隆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给她了你的特辑书,签售前十才有的那种。”引擎一片的声音盖过了这句话,正所谓该听见都没有听见,就是这个样子了。
“啊?啥?说清楚??”

鉴于城市真的很让人无奈的交通状况,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工作人员在善后了,flag百无聊赖的拿着手机在看缓存好的实况——她的父亲也在,膝上放了本书,眼睛随着忙碌的工作人员游动。
言谦提了两袋子酒,过去喊了声老师。这个渊源解释起来倒是相当麻烦的,大约是言谦师从flag的父亲,因此这两个人也是老相识了,大狗又和言谦不时有些相互的交流探讨,算是师兄妹一样的关系。flag眼看着有酒了,连忙想把袋子拿过来。言谦把手一伸,拿一罐芬达塞进flag手里,“你就喝这个,酒没你的份。”
“为什么!喝点小酒有助于我思考啊!”flag委屈脸上线。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喝你的,不是说喜欢喝芬达吗。”言谦把两袋子酒送进flag父亲的怀里,然后才开口,“老师,你说你需要一个杂志社有些经验可以引导话题的记者来做采访?这样,您看看这个……您可能有些印象的,笔名叫大河的一个记者。”
“……我是有些印象,时间约好了吗?”
“没呢,我跟她联系过了,说是除了近两天,往后的时间应该都没什么问题。您可以决定好了再短信我呗,现在时候也不算早了。”
确实,这么来回折腾几下饶是这儿昼长夜短的,天边的夕阳也落了一大半了,路灯正一盏一盏的亮起来。
虽然提出了一起晚饭的邀请,不过鉴于某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总之是邀约失败了,言谦和大狗慢慢的踱在辅路上,天已经完全黑了。大狗倒是心不在焉的,绞尽脑汁的想言谦到底是用了什么法,给了什么,才能让那个老师笑了。虽然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让她在意这件事,不过人们办到想干的事并不需要什么理由,跟渴了喝水一样自然,只不过是另一层次上的渴求而已。大狗划开手机,生起了偷拍言谦的念头。
“你看你那个表情,就是要搞事,你偷拍吧,我装作不知道。”
愉快的偷拍了并且发了条微博之后,大狗还是问了言谦:“你今天到底给了她什么东西……?”
“你的东西啊,说了嘛,特辑书嘛。”
“你把这个给她?老师会喜欢看?别下一秒就扔了……”
“说不定真的有可能。”
大狗作势要用手机打言谦脑袋,言谦往后缩了一步,“开玩笑的,人家可是你粉丝儿。”
“啊?”大狗硬是把一个字拐了三个调,然后一脸吃鲸的表情,虽然被阴影照着看不太清楚。
这倒是出乎意料的事,你们可以想象的思维理性化的理科老师基本对这种文学完全不感兴趣的,大狗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么一说她倒是来了兴趣,打起精神问教什么的。
“生物。”
轻飘飘俩字让大狗又颓丧的把脑袋低回去了。生物简直是世界上最要命的科目,没有之一,说着大狗又想起来自己学生时代被生物支配的恐惧。也不是难学,就是一种谜之抗拒。
“生物多好,你说是不是?”知道大狗不喜生物的言谦摆明了要刺激大狗来报刚才被偷拍的仇,“而且你怎么这么在意她啊,我饭还没吃,重色轻友。”
“厉害了我的爹,我俩都没吃。这样的老师讨回家做媳妇也好嘛你说是不是?”
“哎哟,我的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不调侃绝不是言谦,大狗早知道的,所以一脸严肃地回答:“您教子有方。”

手机很合时宜的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言谦的铃声和她平时所表现的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手机亮蓝色的屏幕上闪着某个人的来电秀,不过大狗看过去只能看见拉弓的的阿海在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就是了。
“怎么,新车组好了?”言谦倒是对这人很随意,可能又是一些谜一样的老相识,大狗耸了耸肩,只能隐约听见言谦跟某个生日在近几天的人约好了什么东西,她没有窥听的癖好来着。













_未完待续._

评论(1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