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叉和猹的故事

感谢大家.

总有一天我会翻山越岭漂洋过海长途跋涉缩短和你的距离穿过汹涌的人潮找到你跑向你给你一个猹抱呀

啊想想马上窝点宝宝就要两岁啦
祝我们窝点宝宝生日快乐🎂
回望过去感慨有点多
一直觉得是已经和大家认识了三五年甚至更长,没想到才两年啊
大致是每天有大家的日子都弥足珍贵
想说的很多,zqsg的东西心照不宣的大家都明白,有大家在真好
往后也请一起走下去吧







今后也请多指教。

【放飞自我系列】宝贝!就决定是你了!(二)


忙里偷个闲让自己不要睡着
又是超短小的一篇

不会写zc文…
当然就要慢慢搞事情啦
























或许是那人眼神太过诚恳。
KRR鬼使神差点点头,那人歪头一笑,似乎整个世界更明亮了。
“荣幸之至。”

回过神来,KRR已经置身于闹市区的一条小巷子里。

“我们要去哪?”

“一个好地方。”

从小巷拐弯到另一条街,一直向南走,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前停下。

“嘘!”
莫牵着KRR推开小门,里面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小门后面是一条温馨的走廊,打开走廊尽头的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阔大空间,顶上精致的浮雕告诉人们造价不菲,光透过落地窗打进来,又不失清静优雅,坐在大厅中央的钢琴前的那人指尖悦动,动人的音符萦绕在耳侧,光与影的交错间便能邂逅生活的美好。

“老伙计,好久不见!”
一曲终了,莫上前送上拥抱以示友好。
“是什么风把我们莫大总裁吹来啦?”
她理了理领结,看向莫旁边的KRR。
“原是佳人来!妙不可言!”
“嗨呀!大狗就快去安排吧!”
莫推搡着大狗上了阁楼,再折回来带KRR到靠窗的一处餐桌前坐下。

不一会儿,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

“快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不得不承认,莫真的会挑地方。

“好吃吗?”

莫拿起眼前的杯子晃了晃又放下,饶有兴趣地看着KRR。

“好吃!”

窗外大片鸽子降落在空地上又飞起。

“喜欢吗?”

指尖再次在琴键上舞蹈。

“喜欢!”

食物的诱人香味与花朵的芳香交织在一起沁人心脾。

“那太好了!那我可以亲你吗?”


















_未完待续._

又是决定剧情的时候了!
强推扣1
推扣2
不推扣3
请朋友们开始投票吧

【放飞自我系列】宝贝!就决定是你了!(一)


是非常正经的剧情进展比较快的zc文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
被自己推翻了超多遍
本来想摸个一篇完的短篇然后发现做不到
写不出来,写出来看不下去就很想笑
先摸个极度短小的试个水(?
祝食用鱼块














梅雨时节,城里的天气潮湿又闷热,不见一丝清凉,连空气都变得黏糊糊的。

现在是凌晨四点二十分。

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

第八百七十九滴,kin抱着KRR看着窗外屋檐流下的雨水。

现在是第八百八十四滴,kin松开抱着KRR的手转过身。

“我走了。”

第八百八十六滴的时候,kin提着她的箱子走出了房门。

KRR看着窗外kin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再侧身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房间盯着地板发呆。

“就这样吧。”

“cut!杀青了,杀青了,大家都辛苦了!”旗导挑挑眉,露出一丝浅浅的笑,“那个,大家都先回去休息,晚上赞助商这边有一个庆功宴大家都来一下。”

KRR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剧组选中来拍戏的。

只是某天某个自称猹的家伙十分兴奋地跑过来问自己有没有兴趣进剧组,也不知道当时脑子抽了什么风,便应下了。

不过算算也没亏,倒是赚了,不但包吃包住,还能认识那个人气火爆一个人顶一个团的kin,还有大名鼎鼎的旗导,简直美滋滋。

“啊!抱歉!”

前面的拐角处忽然出现几个人,KRR正思索着没注意到前面出现了的人,一下子撞进为首的那人的怀里。

“莫总,您没事儿吧?”她身后那位年长些的男人搓了搓手,扭头对着KRR凶神恶煞附体。
“哦哟!小姑娘怎么看路的!”

“不碍事。”莫牵起KRR的手亲亲她的手背,“美丽的姑娘,能否赏脸共进午餐呢?”







_未完待续._





大家来触发后续剧情吧

选择去扣1

选择不去扣2

然后你猹当然会选票数多的继续写啦略略略




感谢阅读

那个...问一问大家zc文到底要怎么开头比较妥,有没有啥优秀的栗子让我尝一尝,到现在为止写了删删了写脑子有点懵

窝点完整关系图了解一下

【不务正业系列】窝点寻亲

昨晚拉着小芝士来了几局窝点情趣捉迷藏
父爱如山局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会是你窝点会
玩是你窝点会玩
皮是你窝点皮
祝食用愉快


















又到了一年一度父亲节!
我们窝点又开始行动起来了!
为了保护世界和平!
我们!
可爱又迷人的正派角色!
在这一天!
要做出一个重大发表!
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那就是!

锵锵锵锵!
“人间处处有真情!”
“人间处处有真爱!”
“窝点版《等着她》栏目父亲节特别篇由情趣捉迷藏独家赞助提供!”
KRR和然一放下手里的台本,然后开启了自己手动微笑模式。
“大家好!我是本节目的主持人KRR!”
“大家好!我是本节目的前线小记者然一!”
“话不多说,让我们请出今天唯一的嘉宾!”
KRR话音刚落,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一瘸一拐虎背熊腰头上绑着绷带还扛着狼牙棒的人。
“她是一位爱女儿如命的父亲,如今为何步履蹒跚?她,又在这些年里遭遇了什么呢?”
然一满头疑问,抬头打量了一下来人。
这人正在和KRR打招呼。
“早啊,KRR!”
“你到底是旗还是猹?”
“是猹猹哟!”
“失礼了,迄今为止还没分明白过来。”
“咦?窝jio得窝们两个得塑料普通fa挺好认的?” “emmmm…”
“我们进入正题!”然一和猹猹正胶着,KRR适时把话题转了回来。
“咳,那么请问这位父亲,来我们节目做什么,为什么来我们节目呢?”
然一清了清嗓子,喝下一口水,边问边拿小本本记下来。 “当然是听说可以磕车友组才来的啦!”
猹啃下一口瓜,一本正经地说到,“哦,不对,我来这个节目啊!呜呜呜…”
画风一转,猹一拍大腿,哇地一下哭出了声。
“好的,停一停,请说出你的故事!” KRR揉揉猹猹的头,递给猹一卷纸巾。
“要KRR亲亲才不哭唧唧!”
“好好好!亲亲!”
猹猹这才开始说起了她的故事。
一天,在老父亲的花园里,四个女儿和老父亲商量好捉迷藏。
大家石头剪刀布约定好,老父亲当抓人的那一个。
可是当老父亲睁开眼睛,花园和女儿全没了。
“呜呜呜呜呜…我…我上节目找女儿来了!”
猹抹了眼泪哽咽道,“我…我球球大家了,帮帮老父亲找到女儿们吧!”
接着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缓缓打开,里面是五个饺子。 “女儿啊,你看,这是你们和爸爸一起包的饺子!说好一起搞垮隔壁隔壁隔壁隔壁隔壁的街上的饺子铺都不作数了吗?呜呜呜…”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开始找吧!”然一抓过猹停止了这种老父亲行为。

“好的,究竟这位老父亲最终有没有找回女儿们呢?那么让我们看一看现场发来的报道!”
KRR简略地转了个场,然后和大家一起看向大屏幕。

“大家好,我是然一!接到委托,我们驱车赶往了委托人所处的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花园!”
窗外的景色从秀丽慢慢变得荒芜。
“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这个花园的样子,我们可以看到大门也是残破不堪。自从女儿们不见之后老父亲怕是也没有其他心思来打理花园吧…”
然一走过红毯,穿过小亭子,来到中间的大房子里。
“这就是本期节目的委托人了。”
猹正忙着求神拜佛,回过头就看见摄像机对着自己,差一点手滑一棒棒挥过去。
“走吧,我刚刚问了大萌神大人,她说这次一定能找到。”
猹从大房子里走了出去,然一紧随其后。
“哈!”猹满心欢喜打开一个柜子又失望地关上,扭头看向然一,“抱歉,这里也没有可以吃的拿来招待你的东西。”
然一摇摇头示意没有关系,猹这才点点头迈开步子走去。
“猜猜我们最先找到哪个小宝贝?”
转过这堵墙,两个可爱的小宝贝出现在眼前。
“小宝贝怎么见了爸爸就跑嘛!”
“当然要跑啦!”
“等一等?你是爸爸的哪个小宝贝来着?嗨呀这不重要!锤一棒子就知道了!”
“惊!我要举报老父亲家庭暴力!”
随着距离的拉近,猹对着自家小宝贝的脑壳就是一锤。
“嗨呀,原来是我们的谦谦小宝贝,来,让老父亲好好疼爱你!”
“恕我拒绝!”
说着谦谦就被老父亲打倒在地。
“老父亲带你回家!来,到家了,宝贝挣扎一下!”
刚走到大房子门口就看见另外的小宝贝站在门口张望。
“嗨呀!这又是哪个小宝贝这么体贴!”
内心的喜悦让这位老父亲加快了脚步,对着面前小小的身影又是一锤。
“嗨呀原来是我们的阿莫莫小宝贝!”
趁着老父亲沉浸在喜悦之中,阿莫莫一个急转弯从窗台越了出去。
“emmmm…要不要也越个窗台表达老父亲的爱意呢…”
猹脑袋还在犹豫,身体已经做出了决定,越过窗台,打开柜子,“嗨呀!怎么连给女儿的礼物都没有!辣鸡柜子!”
猹一边碎碎念一边继续想着刚刚阿莫莫跑过的地方,正思索着就看见不同方向冲出来的小小身影,猹没有犹豫,就着近摸了过去。
“嘘!女儿在把情趣椅子变成正常的椅子,我们不要打扰她!”
嘴上是这么说,但猹还是走了过去锤了一下。
“嗨呀!是我们乖巧的谦谦宝贝啊!别跑,老父亲这就走!”
猹沿着反方向继续走,没一会儿就看见不知道是哪个小宝贝正往大门跑。
“等一等风烛残年的老父亲啊!宝贝!”
“差点就信了你的邪!哎哟!我的猹!”
“嗨呀,原来是我的芝芝小宝贝!老父亲牵你去大门口!”
送完芝芝,猹回头又瞄见了一道小小身影,悄悄摸过去锤上一锤。
“旗旗小宝贝!”
“嗨呀!这位老父亲你从哪里摸过来的啦!”
“是爱!是惊喜!”
“父爱如山非常确切了!哎哟!超痛的!”
“欸…等一等哦!老父亲这就去找其他小宝贝来摸摸你!”
猹手忙脚乱地牵了旗旗就是跑,跑到小屋子前终于遇到了仍旧不知道是哪一个小宝贝。
“我们要互摸了,你走远一点!”
“对,被老父亲看着做这种事情就很害羞!”
“好好好,我走我走!”
“做老父亲不容易,做一个好的老父亲更不容易啊!”
然一拍拍猹猹的肩,指向柜子,“要不先看看柜子里有什么?”
“这样妥!”
猹对然一比了个大拇指,跑去开柜子。
“接下来就是见证大型出柜现场的时刻!噢!好的!没有!”
猹咸咸地摇摇头,看看附近盘旋的乌鸦,萌生出一个想法。
“来,体验一下四个女儿围着老父亲的喜悦!”
你的四个小宝贝突然同时出现。
“非常幸福,老父亲的脸盲程度又又又又加重了,甚至想父爱如山一把。”
猹迈开步子和其中一个小宝贝玩起了你追我赶游戏。
“小乖乖,小宝贝,老父亲超温柔的猴不猴!”
“不猴!”
好的,你的芝芝小宝贝受到了老父亲的告诫并被嘴角疯狂上扬的老父亲目送着出了城。

“接下来是哪个小宝贝呢?”
心情愉悦的猹回到庭院便锁定了目标,并开始玩起了转圈圈游戏。
“女儿的上目线真实可爱!”
“猜猜我在哪?”
你的谦谦小宝贝受到了慈父的关爱与凝视并被送出了城外。

“嗨呀!宝贝女儿!放着我来!”
回来撞见女儿正在费力地开柜子,作为正义的使者,哦不是,作为慈祥的老父亲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你的阿莫莫小宝贝得到了老父亲的体贴并被老父亲送出了城。
“我有手电筒!可以给老父亲提供照明!还可以用来打call!”
“这样好”
于是你的旗旗小宝贝得到了老父亲的赞赏并被老父亲目送着出了城。

“嗯,今天也是非常幸福地站在门口送女儿们出城的一天呢!”
夕阳西下,老父亲站在大门口眺望着女儿们远去的背影,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笑容。

镜头一转,回到节目现场。

“欢迎回来!这里是节目现场,我是KRR,看了这个寻亲记大家有什么感想呢?请扫描下方窝点二维码踊跃发言哦!”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我是前线小记者然一!”
“我是主持人KRR!”
“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啦!”


_END._

感谢阅读

【不务正业系列】捉迷藏.


赌博欠下的债是要还的,不知道写啥
车友组今天营业了吗?营业了!
于是就摸了篇短小莫猹,仍旧是复健瞎写












“藏好了吗?”
嗞嗞嗞——嗒——嗒——嗒——
“藏好了吗?”
嗒——嗒——嗒——
嘈杂的收音机声和嘶哑的问话声与沉重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上交杂在一起回响。

莫从墙角的储物柜里伸出一个头四处张望着,接着她抬手抹了把头上冒出的汗珠,再把帽檐尽可能地压 低,随后放轻脚步快速奔跑起来。

猹此时正在逐个房间搜索线索和物资,走出房间门转角就看见了一个庞大的身影,一张极其扭曲的脸上 发出诡异的笑容。

“嘿嘿嘿,找到你了哟”

随后这个庞大的身影又以极其奇怪的姿势扭动自己的身体快速向猹冲过来。

猹虽然十分好奇这个物种,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遵从本能跑动起来。

不过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猹边跑边回头,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脸上则是更 为诡异的笑容。这次发出的是小孩子玩耍的笑声,随着距离拉开,小孩子玩耍的笑声变成了凄厉的尖叫 。待猹再次回头去看那个身影,之前初遇见的地方空空如也。猹思索着继续抬头朝前看的时候,突然, 那张扭曲的脸带着笑意无限放大。

“嘿嘿嘿...”

紧接着猹后脑勺一阵吃痛,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另一边的莫踮着脚尖从这个窗台翻过那个窗台,悄悄地来悄悄地去,悄悄摸上二楼房间。地板灰尘不一 的薄厚程度显示出最近有人来过这里。
莫皱紧眉头,沿着足迹看过去,貌似一切在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口戛然而止。

难道这会是通向胜利曙光的出口吗?

莫边思索边朝着足迹消失的地方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面破损不堪的全身镜,镜子上好像还写着什么。

莫拿出手电筒打开对着字迹晃晃,手电筒微弱的光直愣愣透过镜子照到了镜子里的一处天花板上,被光 照到的天花板慢慢融化露出一只猩红的眼睛,接着又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将镜子从里拉出仅能通过一 人的距离。

猹扶着墙壁站起来揉揉自己的头打量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间比较小的屋子,天花板一角渗着水,时不时还会有一些石膏板以及木材因长期渗水年久失修而 掉下来的碎渣子,环顾四周唯一与外界联系的门窗都被水泥或是木板封死,而身后便是唯一的光的来 源--一桌散落的大小不一的动物或人体骨架,墙上则是拼装好的异形人。一边的地板塌陷下去,里面放 着大大小小泡着的疑似器官的玻璃罐,门边放的小木琴的破损程度告诉人们它的年代久远。

感觉情况并不乐观的猹反而松了一口气。

至少现在的情况还没有那么坏,不是吗?

于是猹干脆研究起墙上那些可怜的异形人们。

莫这边还在纠结该不该进去那片未知的领域。

万一呢?

她想采取最保险的那种方法,但思来想去发现不管哪种方法都得冒着巨大的风险。

万一呢?

或许阴差阳错来到这个地方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

揉揉太阳穴,莫卷起袖子走进旁边的房间搬出一块较大的砖石卡在镜子与夹角中间,然后再确认过四周 安全,跨过砖石向未知的地方进发。

打着手电筒穿过黑乎乎的走廊,前面似乎有一丝微弱的光线 ,她攥紧手里的手电筒,心扑通扑通直跳,放轻脚步慢慢走,越靠近光明心脏跳动越发快速。

是心动的感觉。

会有好事发生的吧!

比如转角遇到…

猹!

“似李!阿莫莫!”
“似李!猹猹!”
“我们在这种地方会师是什么情况?”
“完全意味不明”
“等一等!阿莫莫是走进来的话…难道说…”

“嘿嘿嘿,藏好了哟!”
浑厚的笑声突然响起,墙上的异形人也带着诡异的笑咔嚓咔嚓响起来。

“阿莫莫!准头好吗?”
“?什么?”
直到猹递给她看起来有些恶心的玻璃罐,莫反应过来这是要把玻璃罐投掷出去。
“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对着那个东西的脸砸!砸中了就跑!”
“好滴!”
等那个庞大的身影扭动身子过来的刹那,好几个玻璃罐砸了过去,惨叫声引得房屋摇摇欲坠。
“就是现在!阿莫莫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嘿嘿嘿,找到了!”
猹边跑边回头看,最初无意间进来的地方近在咫尺就快要成功逃脱,阿莫莫被那个奇怪的东西的影子缠住了。
“猹猹快跑!”
冰冷黏糊的触觉从脚踝开始,低头看是黑色不明物体缠了上来干扰奔跑的脚步,耳边布满“找到你了!”这句话,再抬头看猹,她正在从最初来到这里的地方向自己冲过来。

“你要对我的阿莫莫做什么!”
猹掏出从之前那些小房间刮搜到的弹弓和小爆竹扔过去,与此同时,拽住阿莫莫的手腕一个百米冲刺,逃出生天。
“来一个猹抱!我…”
话没说完,猹把阿莫莫往后用力一推,自己猝不及防被又拖了进去。
“什么?!!!”
莫还处于震惊中,这边的猹反身就是扔了个打火机,接着不顾身上的烧灼感疯狂奔跑,看见同是入口的出口向前奋力一扑。
扑灭了紧张的火苗也扑灭了莫的焦躁。

还是那个傻不拉叽的猹。

“我回来了!阿莫莫!”













_END._



感谢阅读ʕ•ﻌ•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