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叉和猹的故事

一只听故事的猹.

身长腿短翘屁屁x(?

梦回汪星x

翻照片又看到之前和撒撒一起喝的麦当劳饮品
以及撒撒快被赠送的小甜筒萌化的样子真可爱
ฅ( ̳• ◡ • ̳)ฅ

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

嘛…520悄悄就来了然而苦于要上班(╯‵□′)╯︵┻━┻ 掀桌
本来是想着压点发,结果把拼好的皂片发给然然看了之后秒睡着_(:_」∠)_
算一算我俩也556天了矫情的话今天也就不说了略略略
ps:为啥这个家伙比我小,还比我高,手还比我手大
对没错就是这个家伙→ 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森然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戴莫】彼此的未来.

这里阿猹,太久没有写东西了sad
第一次码戴莫瑟瑟发抖嗷,请不要在意格式啥的(递瓜
取名废,渣文笔,大概ooc,不知道写了啥总之先摸个小鱼系列
本来打算稍微大改一点再发的
然而苦于没有时间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忙到窒息怕忘记了这篇,趁着这两天能缓缓就稍微改了改错别字修复了一些bug
感谢我的绪的建议和指点ヽ(〃∀〃)ノ
祝大家食用鱼块呀(。・ω・。)ノ♡































『人间』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自此』
“阿爸阿爸,我…我怕怕!”
“嘘!乖,阿爸就来。”
夜色撩人,比夜色更撩人的是枕边人。
沉醉不知归路。
门被打开一条缝,来人轻轻从门缝探小脑袋进来打破寂静。
似乎是对打破寂静环境的不满,枕边人皱起眉翻过身面对她,匆忙抬手抚平那皱起的眉头,理好有些凌乱的刘海,再俯身在额头落下一吻,这才蹑手蹑脚从床上下来赶快去抱起门口那小家伙。
“宝宝不怕,阿爸给你讲故事!”
“好!”
听到自家阿爸这样说,小家伙委屈巴巴的眸子立马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小手勾着自家阿爸的脖子凑到脸上吧唧就是一口。

『我们』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是我赢了。”
月黑风高,怪石嶙峋,忽地厚重的云从海面升起,雨簌簌降落冲洗这一片血红的海域。
在陷入困境之前,经过浴血奋战的戴萌原本只是打算靠着海边这个隐蔽的洞穴恢复自己已经透支的体力。但恢复完体力之后摆在面前的问题是,戴萌错过了退潮时间被困在里头暂时回不去了。
这可真叫人头大。哦,不对,是鱼。咦?等一等,鲛人是算人还是算鱼???
好吧,这个问题也很叫…嗯…鲛人头大。

上天有乐善好施之德。
在一筹莫展之际,戴萌感知到断断续续细碎的脚步朝自己这个方向行进,闪身游到一块巨石后面开始观察洞口的情况。
这是一支三人小分队,三个人的友谊总是使人困惑。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女孩子拿着手电筒还在专心地四处探索,下一秒便猝不及防被自己身后的两个人推进水里。想必她这一下大概是真尝到了“桃花潭水深千尺”的感觉,做了亏心事的两人来不及回头嘴里碎碎念着“莫莫别怪我俩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之类的话,撒开腿慌慌忙忙一溜烟逃得没有影子。

身体…好沉…
下意识地,想要喊出声,一张口海水就蜂拥而上,耳膜那里一下一下被液体撞击过来仿佛要穿透身体,心脏的迫压感慢慢深入大脑,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一颗弦,唆使着四肢乱无目的,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惶恐和不安占据了内心,知觉被吞噬,光线一点一点逐渐消失不见。

人类啊…
暗中观察的戴萌咸咸地摇了摇头。
等到趁着夜晚再次涨潮的时候,戴萌冒着可能会搁浅的危险,还是决定把这个看起来很羸弱的女孩子安置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遇见』
莫寒每天都会在傍晚独自来到海滩边走走,为的就是一睹海平线上忽明忽暗不属于海也不属于天的暖黄色的光芒。
近来这光芒很久没有出现过,倒觉得有些寂寞和乏味了,不过偶尔也会有小小的寄居蟹会坐顺风车跑来玩耍制造一点惊喜。
今天也没有出现期待中想要见到的光芒。
下一次是多久呢?

了解完各小块海域的情况,戴萌回到自己的领地,劈头盖脸袭来的是族里长老的忠告。
“戴萌,你的思想僵化了,你身上的光芒会黯淡下来最终走向自我的毁灭。”
“长老,您要知道接手我们鲛人族保持思想的不僵化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那么希望我们尊敬的戴王能早日稳定思想,带领我们走向昌盛。还有,切记,不要靠近人类。”
门口石神继续保持端庄的样子,戴萌觉得有些疲惫。
不要靠近人类么…
不知道上次救起来的那个人类怎么样了…

莫寒在海滩上的一块大石头边停下来假装系鞋带,盘腿坐下来解开鞋带,整理好又系紧,随后又站起来,像运动员那样试着在原地跑几步,跳几下,然后又坐下来,重新忙着整理鞋带系鞋带,在鞋带上忙活了十分钟后,她放弃了。转而抓起一把沙子,从左手传递到右手再传递到左手,任由沙子慢慢从传递过程中从指缝溜走,又打发了十分钟。她想不起有什么可做的,只得在那里找上一堆石子,开始朝面前积水的小坑里找上一个看不见的靶子飞快地扔着。
没听过的曲调从远方传来,一声一声勾人心神摄人魂魄。
等到莫寒回过神来,海水已经没过脖颈与下巴平齐,海水的温度与身体的温度发生碰撞,忽然浑身一抖,一口海水灌下去,咸涩的味道占据整个口腔,闭着眼睛眉毛皱成一团。
“这样可爱的女子真是棒棒哒~”
“我们又见面了。”
对方认识自己???莫寒满怀疑惑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人一脸笑意盈盈地盯着自己。可是就算这样盯着看我也还是不知道你是谁啊!定了定神,刚准备开口说话,被那人抢了先。
“我叫戴萌。”
“莫寒,叫我莫莫就好。”
“那个…莫莫你可以自己走上岸吗?夜晚海域不安全…”戴萌谨慎地朝四处看,可是平静的海面看不出一丝动静,但海面下就没有看起来的这样平静了。“糟糕,我先送你上岸!”
说完也不顾莫寒的同意与否,拦腰抱起来就往岸上游。
“莫莫,你快走,我怕长老他们发现你…”
“嗯?什么长老?那你呢?”
“嗯…长老嘛…解释起来就是我的顶头上司这样子吧?哎呀,我没关系的。”
“戴萌你是不是傻啊!要走一起走!我怎么可能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冰冷的海里。”
莫寒这句话如同阳光打破黑暗驱走寒冷照进了戴萌的心里,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发芽。
“莫莫你明天还会来吗?”
“会的吧…”

『后来』
“阿爸!后来!后来!”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示意想听故事的后续。
“你这小家伙怎么就不愿意喊我一声阿妈呢…唉”看着正在兴头上的小家伙,戴萌扶额长叹了一口气。
“阿爸!”小家伙从床上打个滚颤颤巍巍站起来盯着戴萌鹅鹅鹅地笑起来。
“…随你吧”戴萌无奈地转身拿起水杯,喝下一大口水,又开始给小家伙讲故事。
后来…
后来啊…
后来莫寒还是每天都来海边,不再是因为之前所期待的光芒,而是因为有了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戴萌。
一来二去,她们从谈天说地变成了革命友谊,之后革命友谊急剧升温,双方便趁热打铁把革命友谊升华了一下,戴萌偶尔还会带着莫寒潜入海底,一起看与陆地不一样的绚丽。
海水倾倒成一片墨蓝的天。
这次戴萌没有像往常一样准时来赴约,莫寒就吹着海风一直等一直等,终于在清晨等到了搁浅在海滩为了平定海域纷争精疲力尽的戴萌。
“你是不是傻呀!”
“哎哟,喊寒~别哭,我没事的,没事的,不打紧,你看我可是鲛人呢!”戴萌一边给莫寒拭去眼泪一边扇了扇好看的尾部,“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我可要亲你了。”
说干就干,下一秒嘴唇相贴四目相对,柔软甜美中混着一些咸涩,像很少见到的水果跌进了海洋似的。
“戴萌,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决定』
“你必须做出决定,是要族群,还是要爱人。”
“我只想在她有限的生命里看她一直貌美如花,然后一起老去。”
“戴萌,你们不能在一起。”

和长老不欢而散,戴萌接着偷偷去求鲛人婆婆给她能变成人类的魔药。
“莫莫是个好孩子,萌萌也是好孩子,婆婆都喜欢…魔药这个,婆婆有是有,可那只是传说…”
“传说也要一直相信的啊”
“好吧,孩子,婆婆给你魔药,但是这个药喝之前首先得割下你作为鲛人的凭证,再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婆婆就不知道咯…孩子,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爱你』
“莫莫,你看我连割下的尾鳍都是爱你的样子。”
戴萌举着割下的尾鳍笑着看向莫寒,她的眼睛里藏着星辰大海,好看得不像话,毫不犹豫喝下魔药,没有意想中的痛苦,反而是一种轻松解脱的感觉。
虽然如愿以偿从鲛人变成了人类,但戴萌从此很长时间都不能说话,莫寒就一个字一个字教戴萌念,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却只能吃力地说出“莫莫”两个字,但想说的都在眼睛里,这倒也显得足矣。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衬得莫寒闪闪发光,看得戴萌直愣神。
“莫莫,”戴萌忽然觉得嗓子一阵痒,叫住正在厨房忙活的那人。
莫寒转过头笑了笑任由戴萌凑到自己耳边,“我爱你。”
熟悉的气息打在耳朵旁边,接着就看见肉眼可见的红色瞬间蔓延上来,哈哈!这样的莫寒最可爱啦!
“哼,我才不爱你”
莫寒推开在腰间作乱的手,头撇向一边反而笑意更深了。

之后?
之后就是等小家伙长大后才可以知道的事情了。

『一瞬』
窗外纷纷扬扬下起雪来,戴萌给睡着的小家伙掖好被子,整个身子向椅背靠过去打上一个大大的哈欠,睁开眼睛就看见熟悉的脸。
“莫莫…?怎么起来了?哎,等一下…”
急忙脱下外套给莫寒穿上,随后横抱起这个光脚的踩在地上的人冲回房间。
“戴萌啊…”
“我在”
“当时到现在你有没有那么一瞬是后悔的?”
“不会后悔,能陪你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是我的荣幸,就…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只要想到站在我身旁的那个人是你,心心念念都是你,就觉得陆地再多荆棘也无所畏惧。”

只要彼此都在,就是最好的未来。











_END._












感谢阅读!(´・ω・`)




























人的一生归根到底是在和孤独对抗的一生,越往前走,你会发现自己越孤独,了解一个人不要看他忙碌的时候,你看他怎么对抗孤独,学会享受孤独,合不合群是暂时的,不要气馁,要相信你若盛开清风自来,有的人会在孤独中堕落,而有的人在孤独中学会了和自己相处,孤独会毁掉大多数人而成就极少数人,要成为极少数人中的一份子,道阻且长

为什么就不问一下我想要什么我顾虑什么呢
一味以为为我好就真的好吗
我能怎样我只能忍受接受
不要跟我说话 脑子糊成一团 不经大脑思考 忘掉很多事情 伤害许多心灵
道理都懂劝也没有用心疼也没有用
人的一生啊
就是在苦难的生活中不断地寻找乐趣的过程

我一直都在失眠,望着天花板愣愣地发呆脑子一片空白
我一直都在失眠,辗转反侧又想起很久以前和不远的未来
我一直都在失眠,尝试用嘈杂的音乐把世界隔绝
我一直都在失眠,望着窗外的星空不自觉眼睛湿润一片
我一直都在失眠,希望白昼不要突然到来
我一直在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