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叉和猹的故事

感谢大家.

【跳票系列】一觉醒来窝点的那些家伙都变成了…(七)

来呀赌博呀
保证输到没资本x
瞎写写
短小
各种乱七八糟的设定
写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写个啥东西
我好菜啊.jpg








莫和KRR在柔软的地毯上踱步。
“为什么只有言谦猹猹大狗怒狼出现了半兽化情况?”
“事实上…阿莫莫…我也可以…”
说着KRR打了个响指。
莫挑挑眉托腮坐在沙发上。
抬头看过去最先看见的是尾巴,悄咪咪探了个头出来,然后甩了甩以非常自然地形式停在空中,时不时游走。
接着看见的是耳朵,机灵地抖了抖开始接收四周的动静。
嗯,就…超好看!

“莫,你的喘息明显重了…”
KRR伸手扶了扶莫的眼镜,拿起台子上的水壶,找到莫的杯子倒上水递过去。
“啊!美少女是宝物啊!”莫喝下一大口水,“那个…唔…KRR,我可以提一个无理的要求吗?”
KRR看莫喝下一大口水满意地点点头,侧坐在窗台上看楼下玩耍的小团子们。
“可…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可…可以啊”
KRR从窗台上跳下来就被莫拉到身边摸了个爽(不
“想要一只KRR这样子的猫猫!”
“你不是已经有一只了吗?”KRR又打了个响指,尾巴和耳朵非常快速地消失了。“而且阿莫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快成为动物饲养员了吗?”
“是吗?”
“喏”
KRR指向屁颠屁颠跑上来还气喘吁吁的某猹和三只在楼梯口一脸轻松的大型犬科动物。
“好像是”
莫顺着KRR指的方向看过去,四双眼睛也齐刷刷看过来。
无意间六双对质的眼睛。
“阿莫莫!”
“KRR!”
看见俩人最先冲过去的言谦和大狗的小尾巴快摇到天上去了。
一边的怒狼提溜着抱着自己尾巴不撒手的猹的衣领看着化身成腿部挂件的俩小伙伴摇了摇头。

“狼狼,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很烫…但是…唔…会觉得很冷”
猹猹突然松开怒狼尾巴扒拉着怒狼的耳朵说到。
“咦?大狗怎么回事?”
“言谦你怎么回事?”
“好的,我现在感受到了…”
怒狼放下猹,浑身直哆嗦,然后一猹一狼倒在了地上。

“你看,这就很奇怪…”
莫拉住忙前忙后的KRR示意她看监测体征的平板上显示的数据。
“咦,温度终于降下来了,不错,辛苦莫了。”
KRR擦干刚洗完的手拍拍莫的肩。
“我还是觉得奇怪…噢!噢!猹猹!”
平板上的数据突然闪烁起来随着发出警报亮起红灯,接着有玻璃碎掉的声音传过来,然后就是一道巨大的黑影扑过来。
这种时候当然是先跑啦!于是俩人也没有多想撒腿跑起来。
“嗷呜!”
嗖嗖嗖——
接着又是三道巨大的黑影扑过来,一时间四道黑影扭打在一起。
莫一个翻身拉开桌子下地板隐藏的抽屉,拿出里面的烟雾弹扔过去,再递给KRR两把麻醉枪,自己拿了盾牌猫腰走到前方。
KRR接了枪纵身跳上房梁匍匐到四个家伙扭打的中心地带端着麻醉枪瞄准。
“一,二,三…怎么少了一个?”
正在KRR疑惑的时候,一只犬科已经悄悄绕到了她的后面。

在KRR快速利落打中下面扭打在一起的三只的时候,后面的这只展开攻势扑了过去。
KRR看着瞄准镜里渐渐安静下来的三只中其中体形巨大的一只突然把另外与之相比起来体形要小一点点的两只扔到房梁上,KRR觉得不妙,就听见莫在后头喊她。
“KRR!快撤!”
很可惜的是,下一秒KRR被包围了。
幸运的是,在被包围的那零点一秒本能下意识后退让自己跌下了房梁,已经做好疼痛准备的下一秒落在了毛fufu软趴趴的肚皮上,接着房梁上的斗争也结束了,三只直挺挺从房梁掉下来,不动弹了。

等莫开着车车带着一堆东西进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副非常和谐的景象。
尽管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一只狼趴在KRR脚边睡着,一猹趴在KRR猫猫耳朵中间,前面是俩汪满脸期待看着KRR。
“握手”
俩毛色不同的爪子迅速放到了KRR手上。
“汪!”
“乖~”
KRR揉揉两只大型犬的头,看向门口拎着东西不知所措的莫。
“坐下”
“汪!”
“阿莫莫,快过来!”
“emmmm…汪?!”
“汪汪汪!”
“快来,大家都在呼唤阿莫莫!”
莫一脸不可置信。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就是因为体内能量暴走发生的狂暴化导致现在内部能量严重缺失的退化”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大家暂时都只能保持这个样子变不回来了,dei,你RR现在也暂时只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或者是更加省电的猫猫模式。”
“那就是说…”
“那就是说一切都要拜托你了…”
“动物饲养员阿莫莫!”

风吹起树叶,打着卷飞到天上。
小团子们在房子的草坪前玩着捉迷藏。
莫蹑手蹑脚抱起窝在沙发上的猹猹放在头上,整个人窝进沙发,再抱起沙发另一头的KRR放在腿上,环顾四周看了看在电视下躺得整整齐齐的言谦大狗和怒狼安心地闭眼打起盹来。

或许这样也不错。




_未完待续._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