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叉和猹的故事

感谢大家.

【清流组】第一百零一天 六


谦:恭喜莫司机初登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以及莫all好好好!
猹:大家记得单数章是谦写的,双数章是猹写的就不会搞混了…这章又名莫姐姐背后的故事,写完之后简直想要大喊莫all大法好!接着放个小预告(不),现充组将如何发展?清流组能否突出重围?吃喝套路三人组助攻狼最终何处现身控制局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随着轰轰的摩托车的马达声,一名长发飘飘的女子驾驶着新型摩托车在跑道上加速冲向终点。
“言谦,我又赢了”莫取下头盔撩了撩头发接过猹猹递过来的毛巾无奈地看着言谦。
“向莫姐姐低头”猹猹背着水和毛巾从看台翻过来分别把东西递给莫和言谦。
“莫你可是职业赛车手!老司机带带我!”言谦把毛巾摊在肩上拧开矿泉水。
“那…为了庆祝一下今天是我对战言谦的第三十次胜利,一起去吃好吃的?”莫一边喝着水一边揉揉猹猹的脑袋又说到,“其实如果弯道那个地方言谦能再处理得好一点兴许可以赢下我俩对战你的第一次胜利”
“欸…??????莫司机?莫司机等等我!”意识到什么的言谦缓过神大步朝着两个远去的背影追过去。

十年前   地下赛车场  某房间
“老板,我输了”一个黑衣男子抱紧自己的头盔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他的话语里夹杂着不安,空气似乎凝固起来,椅子慢慢转过来,一个满脸横肉的胖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叼着不知名的香烟,背着手走到黑衣男子身边,围着他转了起来。
“你不是说…不会输吗?”见站着的人没有回答,他又慢慢悠悠吐出几口白雾,下一秒他突然发起狠,一脚踢在黑衣男子的屁股上。黑衣男子摔了个正着,趴在地上挣扎着起来,头被手杖抵住,冷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下次保证能赢吗?”
“能能能!”吓得不轻的黑衣男子赶紧回答,而下一秒他的胸口一热吐出一大口血来,随后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可惜…你没有下次了。”将燃完的香烟扔到滚落在一旁的头盔上彻底关上门走了出去,接着他点上另一支烟,身后的房间嘭地一下炸开,火舌四溅,他眯起眼睛回头看了一眼叼着烟径直走了。

十年前 某难民区
“Shadow!啊!您又来了!每次都这么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一位花白胡子的老爷爷拄着拐杖从暗处走出来,身后一群孩子看清来人后也欢快地跑出来。
“您言重了,我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向老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蹲下身子张开双臂。大大小小的孩子一齐跑过来撞进她的怀抱,她一个个问着孩子们的近况并分发着水和食物还有一些小零食,可以看出来她经常来这里并且和这群孩子成为了朋友。孩子们带着她来到火堆旁边一起读书识字游戏讲故事,等到孩子们都进入梦乡,她才悄咪咪地离开。
但这次,她刚起身,一只小小的手抓住了她的衣角,“大姐姐,你要走了吗?”她抱起那孩子拍拍背,“你都还没睡我怎么会走?今天的故事不好听?”小孩子摇摇头突然哭哭啼啼起来,“大姐姐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她点点头伸手擦了擦小孩哭成小花猫一样的脸,“妈妈生病了,病得很重,我…哇…”看着小孩哭得更加厉害,她捏了捏小孩的脸,从手里凭空变出一颗糖给小孩,“你看,我有魔法的,所以放心好了”小孩止住了哭泣,抓着她的衣领悉悉索索睡着了。
“辛苦您了,可以跟我来一下吗?”拄着拐杖的老爷爷再次出现,她放下小孩跟着一起走到阴暗处,随后被四五把匕首对着围在中间,“你不能再去参加地下赛车了!都是因为你赢了他!你赢了我儿子!他才会死!”老人家气急败坏用拐杖敲在松软的泥土上,“如果想赢,那就得跑快点,不是吗?”说完,她拿过其中一把匕首交到老人手中,挥挥手插着口袋给一群人留下潇洒的背影。

十年前 地下赛车场 赛场
“恭喜Shadow!这位选手又一次取得了胜利!蝉联了第二十九连冠!贺喜!”关了麦,主持人啐了一口痰,“老板,这人,快把我们赛场都赢走了,这怎么办呀!”
那满脸横肉的胖男人大笑起来,拍拍主持人的肩,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点了根香烟走出了赛场。

十年前 某难民区
“大姐姐!你真的有魔法!妈妈现在好了!”小孩抱着Shadow的手臂摇晃着,“谢谢大姐姐!”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在小小的脸上绽放开来。
“你还敢来?给我走!”神秘的老爷爷突然出现向她扔着石子,她推了推小孩示意快回家,随后骑上摩托车飙远了…

十年前 地下赛车场 赛场
“好的,接下来Shadow只要过了这个弯道就胜利啦!后方y选手与w选手发生碰撞!好的我们的Shadow选手已经到达弯道了!c选手尾追其后!”主持人一脸激动地讲解当前情况,接着他抬头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十秒,足够从这里跑出去了。接着他迈开脚步跑起来,十,九,八,轰——
所有的东西全部崩塌变为了废墟。

十年前  瓜棚
“卖瓜咯!甜西瓜!不甜不要钱!”瓜棚里一个人拿着蒲扇给躺在这人身后的那人卖力地扇风,时不时不忘吆喝几声。
见暂时没有人过来,她一边继续扇风一边陷入回忆。
前几日清晨由于去城里的路在维修,她转而绕道穿过拆迁无人区进城。经过一片拆迁区时,她不久前拾到的汪突然不安分起来朝着一处废墟跑过去,“乖乖~发现好东西了么?在这下面?”汪往废墟上扒了扒又停下看着她摇尾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四处看了看,不远处有台快报废的小型挖掘机,一狠心灌了油,按着机器上的示意图开动起来,一层一层小心翼翼挖下去,终于这家伙叼出一只还有些温度的鸡腿跑得没影了,她觉得纳闷,继续往下挖了起来,是一些男人的尸体,看样子不超过四小时,她觉得奇怪极了,又继续挖了起来,机器没有油她又拿着自己的钢叉戳了戳那堆废石,戳到承重墙那边的时候,不一样的声音传来,她扔掉钢叉用手刨起来,一个头盔出现在眼前,拿下头盔,嗨呀和其他那些妖艳货色不一样!伸手摸了摸颈动脉,嗯,有搏动,有心跳,嗯…有呼吸,非常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然后她就把人给扛回来照顾了,回忆到这,她继续扇给后面的人扇着风转身盘腿拿了块瓜啃起来。
“不许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接着耳侧传来轻轻的倒吸气声。她笑眯眯地啃了口瓜拾起地上掉落的钢叉,“女神姐姐你醒啦,手腕还疼不疼?吃不吃猹猹种的瓜瓜?”
“莫,叫我莫就好…”

风吹走天上的残云,笔在本子上簌簌起舞的声音随着问题回答结束的话音一齐落下。
“还有什么问题吗?大河。”一位慈祥的长辈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小口,掏出放在内层口袋里的怀表看了一眼发问道。
“最后想请两位面对镜头跟读者朋友们说两句话。”被称做大河的人合上本子,关上录音笔,又从包里翻出摄影机扛了了起来。
“希望各位读者朋友们好读书,读好书,做好文化人。最后大家别忘了去买我们家旗旗新出版的书!谢谢!”那位长辈摸了摸胡子哈哈笑着看向镜头。
正准备吐槽父上的flag看到大河镜头转过来赶快坐好露出官方微笑说着,“好的,请大家好好放飞自我,然后大力买买买flag爹即将出版的书籍,谢谢大家!”
“好的,采访结束!谢谢二位的配合!大河不胜感激!”大河关了摄影机放回包里,握了握两位大作家的手表示谢意。
“不用这么客气,大河。能提出有趣的问题的人只有大河,记得当时大河第一次来采访我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呢!那个时候旗旗才这么大,哈哈哈”flag父上一脸看好地拍拍大河的肩一边比划到。
“当时flag好像还唱歌来着…?”大河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拼命憋住笑。
“是的,是的,还说喜欢你来着,当时才这么点大哟!一转眼就这么大了!”flag父上爽朗地说着往事感慨着。
“咳咳…没我什么事就先走了,我有约”flag站在一旁一脸茫然地喝着芬达说着就准备走。
“哎,别急,等我一会儿,我也得走了,还有另一个采访。”大河接过flag的话看了看flag父上,又把目光放在了flag身上。
flag父上也没有多留俩人,就和大河絮叨着随时过来以及旗旗早点回家之类的话,看着俩人意味深长地离开了家里。
一路无话。一个风筝还带着几片树叶突然掉在了俩人面前,“要不要一起去放风筝?”flag盯着风筝猝不及防地向大河说了一路这样的话。
“有没有人跟你说你很可爱,可爱得不忍心拒绝任何请求?”
而此时在马路旁的花圃里有着两朵不知名的小花正静悄悄地在开放着。

“谦?谦?谦!”猹猹抱着西瓜汁尝试着唤醒坐在椅子上盯着莫姐姐发呆的言谦。
“言谦?”认真看着杂志的莫也随着抬头疑惑地看了眼言谦。
“嗯…没什么,可能最近有点忙没休息好…”思绪被拉回来的言谦来回看了看两双眼晴齐刷刷盯着自己的眼睛赶快解释着,手上给一莫一猹一人碗里夹去了一块烤肉。

七年前 野外摩托车竞技场
“厉害了,这里言谦,敢问这位车友怎么称呼?”示意友好地伸出手想要握手被远处的声音打断。
“莫姐姐在这种场地复健得怎么样?”小小的身影骑着自行车迎面挥手赶过来。
“走了。”接着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响起,只留下了那悬停在半空中的手。

五年前 机场
“莫,欢迎回来!”
“莫姐姐比赛辛苦啦!”
“嗯…我回来了。”

四年前 户外夜间训练场
蒙蒙细雨打在窗户上,滴滴的小雨点,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天际边滚来了团团乌云,一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莫司机!别跑!再来一场!”楼梯间传来追逐的脚步声。
“再来一场也是我赢~”被抓住的人却仍旧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
“为什么总是赢不了呢?”言谦牢牢抓住想要逃跑的人陷入了沉思,但是莫的回答却让问题突然变得简单起来,“要赢,就得跑快点,不是吗?”

一弯朦胧的月亮正林蝉翼般透明的云里悄咪咪钻出来,闪着银色的清辉。
KRR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她失望地靠在椅背上,看着从眼前牵手走过的一对对情侣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要答应大狗来?以及为什么自己要作死把地点定在公园这种地方让自己受到成吨伤害????最后KRR干脆选择闭眼摊在椅背上眼不见为净。
大狗找到KRR的时候,KRR正摊在椅背上小憩,这些天想必是每天上课备课的累坏了她。大狗轻手轻脚地坐到KRR身边,快手地扶住了快砸到灯杆上的头,轻轻地把她圈了起来,脸上却是像火一般烧灼。带着些许灵性的风不知从哪吹过来,KRR往大狗身上缩了缩,头上的桂花树沙沙响动,小小的花轻巧地跳着柔美具有香气的舞蹈旋转着落在发间,加上月光的烘托,此情此景美不胜收,大狗忽地就从口中背出一首宋词,“人间尘外,一种寒香蕊。疑是月娥天上醉,戏把黄云挼碎。”
然而好景总是不长,也不知道从哪打来的一群迷妹,偏偏就把大狗给认出来了。迷妹嘛,总是很兴奋的,迷妹们不仅扰了KRR的清梦还引来了大狗的迷弟。大狗最开始是打算好好应付的,可是当她示意迷妹们小声点的时候也许是动作过于潇洒帅气,结果事情朝着不受控制的趋势扩散。大狗没得法子,只好一边拉着KRR一边跑出人群包围圈一边向言谦求助。
“莫司机,接活吗?”挂掉电话的言谦一边沉思着朝莫看过去。
“不干”莫摆弄着手上的车灯果断地拒绝了言谦的提议。
“救美少女去?”言谦一脸复杂地再次询问沉迷车灯的莫,只见莫径直走到门口拿出备用头盔扔给她。“出发!言司机接活,我救美少女!”









_未完待续._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