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叉和猹的故事

感谢大家.

Love the cage.

此处应 @大河药丸 

我和大河的脑洞,大河的坑

至于为什么猹来发...嗯...我也不知道(啃瓜

第一次打绘希tag好害怕x

打扰到了的话非常抱歉

虽然大概没人看...

umm...主绘希,当然也有其他cp出现

自娱自乐系列,慎入

这里阿猹,欢迎小伙伴们一起来吃瓜呀~

==============================================












我们生活在牢笼之中永无天日,我们生活在黑夜中没有尽头。

 ————    despair.

枪炮的爆鸣,士兵的嘶吼,刀剑碰撞的摩擦,平民的哭泣,掌权者的轻叹,弄权者的肆笑。此起彼伏,永不停歇。

没人知道是谁挑起的战争,没人知道战事何时结束,没人知道何处才是安乐的净土,人们只知道,要活下去。

不过所谓战争,不过是强权国家为了争夺资源的途径,领导人为了挽回那可怜尊严的可笑手段,强盗和土匪发家致富的捷径。

装修奢华的内室在这样的年代并不多见,园田本部这里统括长园田海未与手下人讨论着短期内的部署计划,虽说在资源战中她园田组拔得头筹,成功囊括东部资源,可大量的伤亡以及那些仍然觊觎着自家地盘的各方势力让她还是头痛不已。

一旁的南小鸟则安静地倚在沙发靠背上,亚麻色的长发随意披洒在四周,琥珀色的瞳默默注视着认真工作的海未。

“啊,果然认真样子的umi酱kotori最喜欢了~”

敏锐的听觉捕捉到那人的低声呢喃,海未的语速慢慢降下来,转而停止,宠溺地向小鸟抛去一个笑容。

“那就这样吧,剩下的事情不是很要紧了,你们先去处理好这些,记得不要闹出太大动静。”

“是,统括长。”

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恭敬地鞠了躬,转身离去,领口暗金色的的园田组标映出栩栩如生的图案来,那是在平静海面上飞翔的,活泼机灵的小鸟。

海未侧身移了过去,步伐不轻不重。紧紧勒了一上午的领带让她有些透不过气,索性就一次性卸了它。来到沙发后侧,双目锁定,俯身吻了小鸟的唇,不料身下人却咯咯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吗,小鸟……”有些摸不清头脑的海未顿了顿,好看的眉毛轻轻皱在了一起。

“umi酱刚刚一直在讲话,嘴唇好干,嘿嘿。总是这样太辛苦了,适当也轻松一点,把重担给小鸟也分担一点呐。”小鸟一边把海未皱起来的眉毛揉开一边笑意盈盈地对着海未仔细瞧了起来。

“不会放松下来的,因为答应过小鸟,我会保护小鸟的。”小鸟笑意更甚,随后手上传来了这人温热的体温

方才还平静的眼底透出这人特有的倔强与耿直来,虽然是块不开窍的木头,但也有属于木头的决心与坚定。

“……小鸟知道了喔,所以umi酱的心,还有这干燥的嘴唇,都由小鸟来湿润……唔……”

“抱歉,小鸟,我忍不住了.....”

太阳缓缓从海平线升起,新生的一天又来临,新的战场悄然开启,谁能先抢到这块肥肉谁便能掌握了这场无休止的战争。

在这种动荡的战争年代,科技是作战力量的主体,在作战力量的调整、建设、构成和使用中强调着突出技术的作用和技术的特点,高技术影响着战争的胜负,改变着整个战争的局势。

而西木野家便是凭借自家的科技技术底蕴方才在这乱世中求得一片生存之地。技术人员靠自己的脑子换来食物,换来生存的机会,军阀靠资源换来尖牙和利刃,好让自己在割据中能成功从猎物身上撕下较大的一块肉来。

复杂精密的仪器上显示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红色绿色的指示灯间歇的闪烁着。西木野真姬用力掐灭手上的烟,吸烟后暂时的满足感与快感从肺部一直通到大脑皮层。特意去窗边吹了吹风透了透气,好让身上的烟味尽可能消散。因为小前辈不喜欢这刺鼻的味道,但自己对这种感觉一度依赖,无法抵抗。

推开门便看到蹲着的小前辈和那只收养的名为日香的兔子玩得不亦乐乎,那兔子红色的眸子机灵地闪来闪去,也颇有些小前辈的神韵,也因如此,一向厌恶小型动物的真姬才勉强同意它留在研究所里。

注意到进来的红发女人,妮可稍稍收敛了飞扬的神色,手上逗弄日香的动作依旧没停。

“真姬你,又吸烟了吧?”

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明明有好好的让烟熏味散掉了啊……

手指不自觉地绕上了发梢,没敢多说什么,毕竟自己有错在先,解释也是徒劳,不如闭嘴乖乖领取一人份被婊套餐。但小前辈今日却意外的没出声,沉默了片刻又淡淡地问了一句。

“这样平静的日子,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像是询问这样卑贱而又无能的自己,又像是询问身上还粘着焦油味道的真姬,也有可能是在问不喑世事啃着萝卜的日香。毕竟燎原之势的战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袭进这象牙塔般的研究所。

“放心,我们是安全的。”

从背后搂上来的人这样说道。

妮可的背部能感受到真姬前胸的温度,腰部能感受到真姬手臂不轻不重的环绕,也能感觉到真姬的呼出的气体打在自己的颈窝,传入鼻腔,带着淡淡的薄荷味,是她常吸的那种叫不来名字的细烟的味道,也许是闻多了,对烟草的气味不再像以前那么厌恶,或者是烟味中混着她身上的香味,又或者,因为是她西木野真姬。

地上乖乖趴着的日香伸直前腿,小屁股往后一撅,慢慢张开嘴巴露出上下对称的几颗小牙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缩了缩身子继续啃起了萝卜。

比起别处,绚濑宅就要安静的许多,没有嘈杂的人声,没有仪器的嘀嘀作响,只是偶尔有两姐妹的交谈声传出来。

“亚里沙,明天陪我去把这次的实验的研究报告送过去吧?”

绚濑绘里擦着发梢还未干透的水珠,比起用电吹风来迅速烘干,她更偏向于自然风干。

“这种事情,不用姐姐亲自去做吧?”

比绘里要小三岁的绚濑亚里沙虽不如姐姐做事那般雷厉风行,但机灵又善于观察,在关键时刻帮了姐姐不少忙,在某次绘里遇袭昏迷后撑起大局,不仅成功将策划袭击的幕后势力赶尽杀绝,还顺势铲了绚濑家内部的反动派,除掉了绘里一直以来的心头大患,这几个举动也颇有她姐姐刚接手家族时的气派。

“确实是不需要我去,但是想去确认一些事情。而且差不多要到时间了,每年一次的,幸存者大会……亚里沙在的话我会安心一点噢,不愿意吗?”

用手指轻轻蹭了蹭妹妹的鼻尖,看到那孩子害羞地红起脸来,只有在自己和高坂家的小姑娘面前才会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呢。

“和姐姐去就是啦,别人我也不会放心的……”

“嗯嗯,说好啦,那明天就动身吧。”

黑色轿车缓缓驶入高坂家庭院中,保安尽职地为她们打开铁门,本宅也有专人负责放置车辆。不过这些人说是保安,背上都背着冲锋枪,身上也佩戴无线接收装置,一副随时可以上战场的样子。

毕竟是动乱的年代,怎么防备都很正常呢。

“绘里酱~你来了啊!”

高坂穗乃果见到来人便飞一般地搂了上来,绘里无奈地笑了笑,轻拍几下示意她可以从自己身上下来了。

“严肃一点,让别人看见了怎么看你……”

“嘿嘿,太久没见绘里酱了,有点兴奋过头啦。话说回来,亚里沙也来了,雪穗也很想见她呢~”

穗乃果和绘里是旧交,也是童年玩伴,在和平年代绚濑家便和高坂家彼此熟识。战争爆发后也一直紧密联系,各自依靠家里雄厚的资产人脉迅速称霸一方,偶尔联手吞并其他势力,瓜分土地和财产。

简单寒暄过后,穗乃果便照顾人带两人上楼去等待,顺便将实验报告拿给雪穗保管。

顺着走廊看过去有很多房间,个别房间门口还有带枪的士兵看守。若不是装修的富丽堂皇,乍一看像是一个个单人牢房。

经过其中一个房间的时候亚里沙叫住了绘里。

“姐姐你听,里面是不是有人的叫声?”

绘里皱了皱眉,不用亚里沙提醒,她自然也是能听到的,于是便叫住了前面带路的管家想问个究竟。

“这个就不劳您操心,请随我上楼就是。”

管家不愿多说什么,绘里也没办法再问,于是就安安静静跟在后面。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和多个势力的头目达成共识,未来有机会协作取得更多的利益。

和几个老友谈过话后便悄悄离开了会场,带着亚里沙下楼准备打道回府。刚走到走廊拐角,旁边的一个房间们突然被撞开,跌跌撞撞跑出一个少女,边跑还边喊着救命。一旁的士兵见状便端着枪跑了过去。

“站住!老实点别想逃跑!不过是个俘虏还想跑到哪去?!”

逃出的少女踉跄几下便被士兵按倒在地上,呜咽着发出啜泣声,绿眸子中闪着泪花,紫色的长发沾满尘土,皮肤惨白还布满淤青,显然被粗暴地殴打过。

“姐姐!”

妹妹的好心癌没救了啊……

“……知道啦。”

绘里皱眉,快走两步拦住了士兵。

“我说,等一下吧。”

士兵认出来人,动作放缓。

“是绚濑大人,惊扰到您了,我这就把这俘虏押回去。”

“既然是俘虏,反正你们带回去也是没命,不如交给我?”

“这……”

士兵望了望管家,又望了望这位身居高位的绚濑家主,他家主子又不在这里,叫他一个小兵夹在中间,真tm尴尬。不过一旁的管家倒是出声了。

“绚濑大人要带走便带走好了,不过是一个俘虏,怎劳得绚濑大人费心,您请回宅吧,在下一会差人将这俘虏送去绚濑宅便是。”

“免了,你们同意就好,我自己带她回去,你们走吧。”

说罢,绚濑大人袖子一挽,扛起少女迈着大步离开了高坂家。





==============================================

啦啦啦~这里是阿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哟

ps:想看后续的找大河x(甩锅

大河:整天沉迷flag.jpg








评论(5)

热度(23)